当前位置: 淮滨新闻网 > 正文>>

呻吟的天空

http://www.hb0376.com/ 时间:2018-05-13 淮滨新闻网

一 : 十七岁的呻吟

  提了笔,却没有了任何的言语。

  如此安静的夜,却得不到心灵的宁静,莫名的烦躁也低落交杂袭来。

  我一直固执的相信自己其实是的骨子里安静的人,可是却莫名的喧嚣。十几年,从未停止过的低沉,是挣扎与抗,是斯歇底里的心灵咆哮。

  我累了,这样的生活。

  我常常在问自己,这十年来,这样弹指一挥般的十年里,我都做了些什么?我想了很久,得到的答案却只能让自己欲哭无泪。读书,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十年来我不知疲倦地重复着。每天往返于教室,寝室与食堂之间,重复着三点一线似的枯燥。渐渐的,忘记了该如何玩耍,却学会了如何勾心斗角;忘记了该如何单纯的微笑,学会了虚伪的带上面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得如同原始人,日子,就像的食品般,终于,开始慢慢的发霉。

  我想,如果能选择的话,十年前,我一定不会背上书包,另样的生活也许会更加艰苦,即使会后悔却也苦得心甘情愿,毕竟路是自己选的,就得自己走下去。然而,对于我们这样一群一出生就被决定了命运的人来说,这也只是梦里的伊甸,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无言地背上日益沉重的书包,行进在那条充满泥泞与荆棘的小路上,方向是所谓的成功,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前进。受过伤,流过泪,鲜血染红了枯落的黄叶,却从未曾停下脚步,害怕的只是停下来后的那份孤寂,丧失了起点,看不到终点的我们举目四望,却找不到同情的目光。

  我累了,从踏上征途的那天开始。

  或许还有人说我们的脸上还留着未褪的稚气;或许还有人说我们的笑容依旧单纯。只是,那份只在梦里哭泣的悲伤,那藏在明亮瞳仁后的苦涩沧桑,又有谁懂得体会?

  安于现状的人已经沉沉睡去,剩下的我们撑着疲惫的双眼等待。或许还懂得哭泣,但却忘了如何让眼泪不再流下……

  改变,究竟谁敢吼出?

  而我,只是累了,很累很累。

 

二 : 夜的呻吟

夜渐渐放下帷幕,带来满地的苍凉。窗外,一群鸟儿依旧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和着远处人们的欢呼声,似乎在叫嚣着:夜,无法阻止我们。

夜凉如水,驱走了白日仅剩的温暖,带来了一地的严寒。忽然一阵凉意袭来,直透心脾,紧裹了衣裳,却没有些许效果,冰凉的双手,只能无力拾起躺在桌上的钢笔。良久,才反应过来:夜虽凉,却也有度;心若凉,却无度可寻。

今天是我躲开他们的第六天。本以为远离他们,自己就会得到安宁,就能让自己拥有独立思考的时间,自己就会心如止水般的对待自己。可惜,事与愿违,前几天我是坚持下去了,可到今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欺骗自己,我知道今天我真的很难熬过去。疲累、焦躁、不安,蜂涌而至,誓要打破我五天来静心的修养。于是,外面一切发出声音的人、物,都成了我憎恨的源泉。

今,一友人对我说:“你静心修养都有好几天了,怎么还显如此浮躁?”我当即愣住了,不禁问自己:“是啊!我静心修养就是为了调节自己,为何自己现在还是这般如此浮躁?”我冥思苦想其来源,可终究还是不得其解。于是,一下午让我浑浑噩噩的度过,带来苦想过后的无限烦躁。

黑夜阻止不了白日因学习而倍感压抑的疯狂者们,可是却能阻止这心凉而有意远离这喧嚣闹市的我。就像夜,没有光亮是无比宁静的夜,却因为闪烁的灯光赋予了许多人夜的疯狂,失去了自我。这是谁的错?其实,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黑夜不该选择到来,更不该在光明还未完全褪去时到来。

不知何时,夜幕早已完全放下。此时,夜释放的寒意更浓,可惜它的寒意只能针对一人,却无法阻止其他的一切,让夜归为宁静。于是,在深夜,你也只能听到夜的呻吟,一声又一声。(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三 : 马头琴的呻吟

马头琴的呻吟【苦菜花文萃】

她是来自草原

性格豪爽喜欢旷野

突然被邀请来到闹市

看不惯那片

灰蒙蒙的天(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马头琴配了电子吉他

华丽的舞台灯光

把眼睛绚花

找不着北

引来了许多笑话

更看不惯

城里人的嘴脸

时间让一切不新鲜

忘不了蒙古包

更忘不了蒙古包里的春天

内蒙古杭锦后旗三道桥刘文忠


相关文章
  • 人民艺术家齐白石
  • 中国股市暴涨暴跌原因
  • 谜语打一成语
  • 花式咖啡种类
  • 品牌婚纱礼服
  • 有妖气漫画网
  • 怎样写竞聘演讲稿
  • 安徽省大学生村官园地
  • 数据质量分析报告范文
  • 千万别觉得嫁了穷鬼他们就会对你好
  • ios6.0.1完美越狱
  • 快乐米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