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淮滨新闻网 > 正文>>

印度抗癌药物肝癌

http://www.hb0376.com/ 时间:2018-05-04 淮滨新闻网

一 : 印度版“抗癌药”代购难禁

从印度购买易瑞沙,每个月的价格是1800元供图/东方IC
近日,国家食药总局发文再次明确,抗癌药均为处方药,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我国境内互联网也禁止销售处方药。并提示消费者,不要通过网络购买海外代购抗癌药,以免上当受骗,威胁生命健康。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受到药监部门的“严打”,但此类药品的海外代购仍难以禁止,特别是平价的“印度版”抗癌药更是代购热点。

事件

官方通报称海外代购抗癌药均为假药

日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通报称,一些商家在互联网上宣称通过海外代购向国内低价销售印度版“易瑞沙”等抗癌药。这类药品在外包装上没有标识进口药品注册证号,其外包装、标签、说明书上均无中文标识,且销售价格仅为合法“易瑞沙”的十分之一。

经查,这类药品未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批准,多为不法分子仿冒国外知名药品在国内黑窝点生产,或通过国外个人购买来源不明的药品邮寄回国销售,均为假药。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提醒消费者,不要盲目购买使用这类药品,以免上当受骗,威胁生命健康。

实情

海外代购抗癌药99.9%都非原厂药

2013年全球最畅销的20种抗肿瘤药物中,靶向抗肿瘤药物占据了11个席位,包括5个单抗和6个小分子靶向药物。2013年全球最畅销抗肿瘤药物TOP20中的靶向药物市场销售规模合计326.78亿美元,占到抗肿瘤药物TOP20的64.45%。

所谓海外代购抗癌药品,99.9%都并非是境外正规渠道购买的原厂药。因为,发达国家的药品都有严格的监管措施,靶向药属于处方药品,并非花钱就能买到。

一位资深医药销售人员介绍说,海外买药一般分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国内的高收入人群,到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就医后,获得处方,可购买国外已上市、在中国境内获准上市的新药,或者是参加一些正在研制药品的实验机会,而这种情况占比不足千分之一。第二种情况,是国内患者通过互联网或其他渠道,购买印度版的抗癌药品,这些药主要是对已获得专利的医药巨头的拳头产品仿冒,然后以低廉的价格销售。有一定有效成分,但没有原厂质量好。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之前也有媒体曝光过,一些不法分子制售完全无有效成分的淀粉药。

现状

大部分病人用不起靶向药物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徐瑞华曾表示,高价妨碍了靶向药物发挥作用,肺癌患者里,适合靶向药物的病人目前有90%用不起靶向药物。

曾有人对某三级专科医院的住院肺癌患者做过经济负担研究,发现研究对象的年人均总费用为15万元。肺癌给患者个人、家庭及社会造成的经济负担是巨大的,其中由直接医疗费用引起的经济负担最重。

晚期癌症患者魏先生的女儿小魏告诉北青报记者,父亲患有肺癌,在三甲医院诊断为肺癌四期,经过在北京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行了血液和组织的基因检测,符合吃靶向药的各项条件。一位肿瘤科专家医生直言不讳地告诉小魏,四期肺癌已无治愈可能,医学只能帮助患者延缓生命。过去一线治疗方案只有化疗,最新的治疗方案加入了易瑞沙、特罗凯等靶向药的治疗,可以有效地增加无疾病进展期的生存时间。

在三甲医院或稍微大点的药店都能买到英国阿斯利康的“易瑞沙”、瑞士罗氏制药的“特罗凯”,以及最新国产上市的“凯美纳”,但是价格着实让小魏吃了一惊。易瑞沙是10年前上市的药品,每盒10片装售价5000元;特罗凯是七八年前在国内获准上市销售的,每盒7片装售价4500元;国产新上市的“凯美纳”21片装,售价2750元,每日需吃3片。折合每日所需费用,分别是500元/天、650元/天、392元/天;一个月所需药费约为1.5万元、1.8-1.9万元、1.1-1.2万元。“这相当于每日吃2克金子啊,但是为了活着,必须吃”。

代购

药贩两小时把药送到家

“吃药才能延长生命,钱也不得不考虑,海外代购印度版药品是无奈的选择”,小魏说,经过一年的看病、吃药、住院等,家里经济状况捉襟见肘。为看病辗转了几家医院后,她发现,不少癌症患者家属通过不同的渠道在偷偷买印度版的药品。“从其他患者家属那里听说,有个药贩子可以从印度购买易瑞沙,每个月的价格是1800元,每日只需60元。”

今年6月,小魏一家商量铤而走险“试一把”,拨通药贩子电话,2个小时后就有人骑电动自行车把药送到家里,“先吃着,至少还有希望”。

某三甲医院肿瘤内科一位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类似小魏家的情况他见到很多,这些药是否是“真药”无从鉴别,医生只会把实情告诉患者,却无力再进一步干涉。

分析

印度版药品为什么便宜

印度药价格便宜的原因主要就是仿冒发达国家的专利药,不支付专利费、也不需要投入前期的研发费用,人工成本便宜,造价低廉。

印度政府1970年通过的《印度专利法》只提供“工艺专利”。自此,印度仿制药快速增长,直到2005年,印度才恢复了药品专利,但只针对1995年以后发明的新药或经改进后能大幅度提高疗效的药物。一些印度药商依然边生产仿制药,边与欧美厂家进行专利法律战。

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有严格的规定。某外资从事药品销售的业务负责人说,国外药物进入中国主要难在专利和审批方面。一些申请专利得到世界知识产权保护的药物,在保护期内,其他国家和企业是不能够仿制的,而引进新药,必须是专利方药企主动申请。即使专利方药企主动申请进入中国,也需要向中国药监部门和价格部门递交各种材料,以获得药品批号。其中包括以中国人为样本的临床试验数据,完成临床数据,获得批号,至少需要两到三年。

对策

低收入者可获慈善赠药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宣武医院肺癌中心主任、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特约监督员支修益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国家食药局《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禁止海淘药品的背景很了解,也支持这么做。”

支修益告诉北青报记者,他接触的患者中也有通过个别医院的医生介绍购买印度版靶向药的,这种情况的风险是买到成分只有淀粉的“假药”,就把患者坑了;有些确实是印度厂家生产的仿冒药,卖药者的良心上虽然好过一些,但是代购药是否有效,未经过中国药监部门的审查,也存在极大风险。

支修益告诉北青报记者,“靶向药物”已经上市的、正在审批待上市的,确实给晚期的非小细胞癌患者带来了生机,可以让有基因突变的、能够从靶向药里获益的临床晚期肺癌患者能够有尊严地接受治疗、有质量地生活。目前,在基因检测指导下的肺癌的个体化治疗,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也已经写入我们国家的、北京的肺癌临床诊疗规范中。

要想用靶向药物,第一,要在医生指导下用;第二,要检测基因。针对低收入患者,中华慈善总会、中华癌症基金会、中国药促会都有慈善赠药项目,4-6个月后,即可获得慈善赠药,终身服用免费。这些措施能确保这些药的来源,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相当一部分家庭的困难。

本版文/本报记者蔺丽爽

二 : 抗癌药——向印度学习什么?

根据环球网报道,今年1月,严某伙同妻子建立“广州易瑞沙”网页来销售未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及检验的印度产抗肿瘤药物,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QQ号码等联系方式,随后在淘宝网建立一个“钟表行”网页。当有客户通过QQ联系买药时,严某就先和客户谈好价格,然后让客户在“钟表行”网页订购同等价格的手表以掩饰假药交易,最后通过银行转账完成交易。蔡某通过QQ联系上家,谈好价格后买下走私的药品邮寄到自己工作的医院里,随后发货给客户。至今年5月,夫妻俩共销售假药12瓶,非法销售金额达2万余元。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曾经透露,2010年的上半年,批准逮捕生产、销售假药案件11件14人,其中8件11人都是因销售未经批准而进口的药品,涉及销售印度生产的抗癌药占了4件7人。其中一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何某是深圳某知名企业派驻印度的员工。2010年10月,何某开始通过网络销售印度抗癌药物。他先从印度海德那巴市某药厂的代理商处购买了易瑞沙、格列卫、特罗凯、力比泰等抗癌药品,然后通过邮寄、水客带过关等方式带到深圳。随后,利用互联网联系国内的买家。有的买家是癌症患者,有的则是批发商。商定药品的价格和数量后,何某通过淘宝账号收取款项,并通知在国内的曾某某、刘某通过物流公司给买家邮寄药品。2011年11月,公安机关将该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缴获的药品经鉴定价值上百万元人民币。

从印度走私、偷带仿制的看抗癌药物,已经成为中国地下经济的一个“新兴产业”。与欧美进口抗癌药动辄数千上万元一盒不同,印度生产的易瑞沙、格列卫、特罗凯等抗癌药物仅有其1/10的价格,这些印度仿制药品正悄悄通过淘宝网等销售途径流入我国。根据民主与法治时报记者的调查和报道,当前,鉴于国内抗癌药物的天价,很多患者在四处打听哪里才能买到印度产的抗癌药,而愿意提供“代购”服务的比比皆是。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药品进口须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查批准后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书。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以假药论处。因此,销售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涉嫌销售假药罪。这类案件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销售假药案,这些药品可能有一定的疗效,对于某些癌症患者,可能是救命的一线希望。一些犯罪嫌疑人自我辩解说:“我卖的这些药都有很好的疗效,买药的人都很感谢我,我是在做好事,为什么司法机关要追究我的责任呢?”

继续引用民主与法治时报的调查报告,易瑞沙、格列卫、特罗凯、力比泰等抗癌药品,目前国内并没有生产,完全依靠从欧美国家医药公司进口。但是这些药品相当昂贵,市场上格列卫每盒11460元、易瑞沙每盒4606元、特罗凯每盒4000元、力比泰每盒5090元人民币,一般肿瘤患者难以承受,而印度仿制的抗癌药品则便宜很多。非法销售印度抗癌药构成销售假药罪,但是,国内很多经济承受能力较低的肿瘤患者也确实通过这种非法途径获得了急需的药品。买药者姜某称:“我爸爸是肿瘤患者。如果通过正规途径买药,一个月就要花15000块钱,而从网上买药,治疗一个月才花1500块钱。要治病,只能通过这个途径买药。”

那么,撇开奸商伪劣仿制现象不说,印度的抗癌药为何这么便宜呢?这就要归功于印度坚定不移地执行着“药物强制许可制度”简单说,就是把以欧美为主、世界各大药企为追求利益最大化而套上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所谓专利保护法规扔到一边,为广大低收入者仿制出最新最有效的药物。

印度是著名的世界药房。由于没有对药品化学成分的专利保护,印度的药品价格为全球最低,一直受到贫穷患者和人道医疗组织的欢迎。对于国际人道组织而言,诸如无国界医生、全球基金、美国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国际药品采购机制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组织,都不得不依赖价格低廉的印度仿制药来运作项目。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指出,该组织有80%的抗艾滋病病毒药物从印度购买。印度是全球主要药物出口国家,通过各种国际认证的药品非常多。FDA已准许650家印度制药企业向美国出口药品和有关原材料,而允许出口美国的中国企业只有300家。据印度政府统计,2008~2009年,印度药品及制药工业服务出口总值达83亿美元。

近日,印度最高法院近日驳回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公司对改进后的抗癌新药格列卫(Glivec)专利保护的要求。认为印度本土仿制的癌症特效药可以继续售卖。该诉讼被誉为印度“人权与知识产权”的博弈。


2012年5月4日,印度最大的仿制药生产商之一-西普拉(Cipla)公司称,将大幅削减抗癌药物仿制药售价。Cipla公司称,将把拜耳(Bayer)公司肾癌及肝癌药物Nexavar的仿制药sorafenib的每月供应售价从28000卢比($523美元)削减到6840卢比($128美元)。而拜耳的Nexavar专利药每月供应售价高达28万卢比($5234美元)。

印度尚且如此,中国呢?其实,中国在法律上完全具备强制许可(生产)的条件。

中国于2005年颁布了《涉及公共健康问题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并在2008年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了修改。根据这些规定,在特定条件下,国内制药企业不仅将获得由国家实施专利强制许可制度所带来的仿制药品市场空间,同时还可向不具备生产能力或生产能力不足的发展中成员出口指定的仿制药品。但是,迄今为止,尚未有一家药企提出对相关药物仿制的强制许可。难道是中国药企缺乏为患者服务的精神?非也!

相当程度上,专利强制许可的主导权在我国政府,国内制药企业之所以对这一模式反应不积极,是因为政府并未积极推动。推行药物强制许可必然意味着要和跨国制药企业产生摩擦,还会和这些跨国药企所在国产生贸易摩擦,出于种种维护现有利益和局势的顾虑,尽管有了法律依据,政府对此一直并不积极推动。

此外,患者对这些法规的无知,以及只知道医闹、把气简单地洒在医务人员身上、而不懂得从根本上寻找原因,从而对政府合理合情地传达诉求,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事实上,很多国际组织甚至强烈建议,为了遏制中国艾滋病急剧增加的势头,政府应及基地批准国内药企对世界著名品牌专利药物进行仿制生产。

我们一直在埋怨老百姓不理解政策,社会上流传”不用操心自己养老的人,在制定延长居民养老保险金缴纳年限的政策;看病不用付费的,在研究医保医改乃至药价”……,既然要遏制这些流传甚至谣言,既然有好的法律依据,既然要把民生放在第一位,既然要遏制不着边际的世界药物巨头主导的离谱药价,既然要狠狠打击非法药品走私……那么,何尝不大胆学习一下印度呢?

(本文报道、观点、照片等,部分引用自人民日报集团环球网、民主与法制时报、财经网、腾讯网等)

三 : 印度报告知名洋快餐面包含致癌物?

媒体密集关注“知名洋快餐面包含致癌物”报告 究竟怎么了

饮食健康法制晚报 华商报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核心提示:近日,印度科学和环境中心(CSE)最新报告显示,在首都新德里,多家面包品牌生产的烘焙食品被检测出致癌的化学物。[www.hb0376.com]这些品牌包括肯德基、麦当劳、达美乐和赛百味等跨国快餐连锁公司。印度卫生部24日已下令彻查此事。

从前天到今天,关于来自印度《八成知名品牌面包含第二级致癌物》的报告备受媒体关注,其中涉及肯德基、麦当劳、赛百味等跨国快餐连锁公司。

5月25日《法制晚报》整版报道

5月26日《华商报》C2头条

被各大网站关注

记者查阅5月25日《法制晚报》整版记者署名报道称——

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科学和环境中心(CSE)的一份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在印度德里,几乎所有顶级面包品牌包括赛百味、达美乐生产的面包都被检测出含有可能致癌的化学物质。目前,印度卫生部门已下令对此进行调查。

赛百味、达美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他们所制作或售卖的面包中没有使用溴酸钾或是碘酸钾等物质。

记者查阅5月26日《华商报》综合新华社、《法制晚报》报道。报道明确——

印度报告显示:八成知名品牌面包含第二级致癌物赛百味面包。这些品牌包括肯德基、麦当劳、达美乐和赛百味等五家跨国快餐连锁公司。

这种致癌物究竟是什么?

CSE的这项调查研究是由该机构“污染监控实验室”所进行的。研究人员通过样本检验发现,印度面包制造商们在使用面粉制造面包时,使用了溴酸钾和碘 酸钾。研究指出,这两种化学物质在很多国家的面包制造部门被明令禁止,因为它们被列入“危害公众安全的危险物”之列。研究指出,溴酸钾属于第二级B类致癌 物,可能引起癌症,而碘酸钾则有可能引发甲状腺紊乱症。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1999年把溴酸钾列为可能致癌物质。实验证实,溴酸钾是一种毒害基因的致癌物质。

“严重者发生肾小管坏死和肝脏损害,高铁血红蛋白血症,听力损害。大量接触可致血压下降。”百度百科是这样表述溴酸钾对健康危害的。 北京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丁雪佳表示,溴酸钾常被作为面粉处理剂及面制品的添加剂,用于面包中能够使面包变得蓬松、柔软,并且使最终成品看起 来好看。在理想的烘焙条件下,溴酸钾转化为溴化物是无害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却会致癌。随着检测技术和设备的进步,日本的烘焙实验表明依然有50微克/升 的溴酸钾残留在焙烤后的面包中,英国检测的结果更高达300微克/升。 丁雪佳表示,自2005年7月1日起,中国全面禁止溴酸钾在面粉中使用。而碘酸钾被广泛应用于食盐加碘,农业上作饲料添加剂,在面包烘焙方面似乎没有相关的应用。

更多报道,请关注三秦都市报-三秦网、三秦都市报“唐朝美食”微信平台、“唐朝食尚报道”搜狐平台、“三秦都市报美食在线”新浪微博等 记者微sqb315 邮箱465676248@qq.com 新闻热线15191459315

淮滨新闻网提醒您本文地址:

四 : 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获释:我做的事心安理得

陆勇在印度

一位名叫陆勇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逼迫下,走上了海外代购国外仿制药的道路,他也通过网购的信用卡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被称为抗癌药“代购第一人”。[www.hb0376.com]也正因为代购仿制药,他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消息爆出,几百名名白血病患者曾联名写信,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1月30日,陆勇代理律师说,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

时至今日,广受关注的“陆勇案”,终于有了一个还算美好的结尾。当我们解读本案时,一度陷入了法理与情理难以抉择的两难困境。所幸,检察机关最终选择撤诉,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终究没有成为因此被判刑的第一人。

昨日(2月2日),华西都市报对这位抗癌药代购第一人进行了采访,记者问陆勇如何看待外界称他在代购中“获利”的传言,陆勇回答,我不需要做任何回应,我只需要做我认为值得有价值的事情就好了,以前也有很多病友误解我,事件出来以后很清楚,我是怎样的为人,大家都明白。我做的都是心安理得的,能帮到人家的事情就行了。此外,报道中还指出,关于抗癌仿制药的代购,四川患者还在尝试。

以下为报道原文:

2月2日晚,七八十个四川慢粒白血病患者通过QQ群相约,聚会成都,吃团年饭,说新年希望。

这已是他们的第三次相聚。在QQ群有487个慢粒白血病患者,其中“只有几个是外省人”。QQ群之外,还有更多的四川慢粒白血病患者。

除了患有相同的疾病,他们中大多数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经找过江苏男子陆勇从国外代购“非法”抗癌仿制药品。

他们口中的陆勇,在过去一年里饱受关注,被媒体称为:仿制药代购第一人。

5天前的1月29日,陆勇从湖南一地看守所获释。此前的27日,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起诉他的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主动撤诉。更早之前的1月10日,取保候审期间,“多次传唤不到庭”的陆勇被警方抓捕。

在吃团年饭的不少成员看来,正是陆勇让他们接触了未在中国注册,但效果相仿又价格出奇低廉的抗癌仿制药。但由此,他们共同面临着司法与伦理的困境:一方面,未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的药,就视为非法的“假药”,法律对正规药品的生产和销售要加以保护;另一方面,迫于经济压力的白血病患者购买廉价仿制药品当然是更好选择。

患病之痛

两年治疗花20万 “结了婚的都离了”

今年29岁的乐山人王朋(化名)做梦都没有想到,电影电视中经常出现的“白血病”会让自己撞上。2010年4月29日,王朋25岁生日这天,他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年纪轻轻患上这病,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现在提起自己的病,王朋反而自嘲道,“现在‘老油条’了,不怕提这病了。”在他的背后,有数据显示,国内目前有近10万慢粒白血病患者,每年还会新增1万多人。

仅在王朋担任管理员的QQ群,就有480多个慢粒白血病患者,“医生告诉我们,在四川,患这个病的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确诊后,王朋咨询到,骨髓移植的成本达三五十万元。他选择了吃药维持生命,选择的药物是能让患病者生存概率从50%提高到90%的瑞士产“格列卫”,一个月需花费24000元,且需要终身服用。

因为正版“格列卫”的专利截止期临近,瑞士公司采取了买药随赠的方式:掏3个月钱买药,余下的9个月不再需要掏钱就可以领药。可尽管这样,一年还是要花费72000元。

从2010年到2012年,王朋坚持服用了两年“格列卫”,包括检查费在内,一共花了20万。这对工薪阶层他的父母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王朋说,20万中不少都是家里借的,“爷爷也拿出了自己的养老钱”。

看到家人艰辛,2012年6月,王朋私自把正规药换成了印度产的仿制药,“到现在都没跟家里人说。”

他算了一笔账,吃印度仿制药一年花费3千多元钱,而“印度药的优势很明显”。

不过,不像有药可救那样幸运,他们的生活进入了另一轨道。“这个群体中,耍朋友的后来都分手了,已经结了婚的,全都离婚了,无一例外”。王朋语气肯定地说。

2012年1月,王朋的劳务合同到期,他甚至被辞退了。

真假之惑

托人化验成分 主要成分99%相同

2月1日,当华西都市报记者约访成都慢粒白血病患者时,王朋脱口而出,“你是因为陆勇的事才了解这个吧”。

王朋和陆勇打交道已经有四年了。被确诊慢粒白血病不到半个月,王朋就通过病友介绍加进了陆勇的病友QQ群,了解到陆勇有门路买到印度仿制药。

2012年6月,王朋私自结束服用瑞士“格列卫”后,开始像其他人一样服用印度格列卫。按照陆勇提供的流程,王朋先用英文发邮件,向印度方咨询价格,之后谈好价格、数量后,印度方就会直接邮寄药物到四川。

“具体不需要陆勇帮忙,他只是提供了这个流程,剩下的我们自己去操作,款打到陆勇公布的账号。”王朋如此介绍过程。

王朋说,最初是国内的账户,“变了好几个”,后来风声紧了,对方就换成了国外的账号,需要按照境外汇款的方式操作。王朋记得,印度的药品代理商甚至来过成都推广药品。

自己购买之余,王朋也曾一度帮助其他病友邮购,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帮三四个人买,“大家唯一在意的是药是不是真的,只要是真的就行。”

包括王朋在内的四川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曾怀疑过通过陆勇渠道购买印度仿制药的真实性。有一段时间,有个人出来说陆勇和印度厂商勾结,卖假药从中牟取暴利,他们加剧了怀疑。

“我说既然大家不相信,那就找个专门的化验机构检测一下。”王朋说,为此,2012年底,他把印度仿制药和瑞士格列卫样品一并邮寄到江西一家检测机构化验,“化验结果是主要成分有99%是相同的,相信这个东西不是骗人的,我们可以放心吃。”王朋说,之所以去江西,是因为那里有人愿意免费帮忙化验。

记者了解到,到2014年,印度仿制药价格再次下降。如果一次购买一定数量,即便算上邮费等,平均每个疗程(一个月)就只需要花200元了,不到正版“格列卫”专利期间药价的百分之一。

买药之困

“代购”官司后不敢再帮别人买药

正当王朋通过陆勇的渠道购买印度仿制药时,2013年11月,陆勇因贩卖“假药”被民警带走,后被取保候审。

2013年底,王朋在网上找陆勇时,没有收到回复,问了其他病友,有人说可能被抓了。“心里一阵难过,不知道怎么帮他,但一直想帮他。”王朋说。

原来,廉价的印度版“格列卫”并没有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按照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根据刑法修正案第八条:“只要有主观故意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即构成犯罪,不管是否牟利,是否发生实际人身伤害。”

也就是说,通过陆勇渠道购买的印度版“格列卫”在中国是假药,陆勇因此惹上官司。王朋不再敢帮四川的患者购买仿制药了,他宁愿教他们方法,让他们自己摸索着直接和印度的药品代理商联系。

在关注陆勇案件进展的同时,王朋注意到,2014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新增的第11条规定: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这意味着自己购买“少量”仿制药不算违法了,可他同时注意到,这一司法解释仍有不明之处:比如“少量”是以多少来计量?“危害不大”与“有益”又如何判定?

王朋摸索着继续从印度购买仿制药。有时,他一次性购买十瓶印度仿制药,“有时会遭到海关扣下”。这时,他就拿自己的病历,证明药归我们自己用的。“麻烦的是,如果给别人代买,就会买很多,海关仍会怀疑是拿来卖的”。

除了购买数量的困惑,王朋心底更在意的是,瑞士格列卫何时能纳入四川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范围,“我刚得病时,医生就跟我说,这个病很快会入医保了,劝我先吃瑞士格列卫,没想到,到现在还没纳入。”王朋了解到,纳入后会报销 70%左右,“一年还要掏两万多块钱能吃到正版药”。

对话陆勇

买药没有获利 “代购”这个词不合适

昨日下午,在家“保持低调”的陆勇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谈出了媒体对他的误读,回应了一些人对他的质疑。

华西都市报:还会帮人代购药吗?

陆勇:我并没有帮人代购过,这是媒体理解错了。代购是买回来再给人家,我从来没代购过,我只是发一个信息,让大家都自己去买,自己买是合法的,对不对。大家去买汇款不方便,很多人都要求提供账户,我就帮印度公司解决了一个账户问题,替患者解决了一个汇款问题。所以我才惹上这个事的。代购这个词对我不合适。

华西都市报:当初怎么跟印度公司联系上的?

陆勇:我当时通过朋友在日本买了一盒印度格列卫,里面有说明书,有厂家信息和联系方式,就联系上了印度那边的商家。我是中国第一个吃到印度药的人,第一个到印度的人。

“我做的事心安理得”

华西都市报:有人说你从中“获利”?

陆勇:我没有帮人家买过药,都是患者自己去买药,我怎么会获利呢?我从印度买的价格是200块,其他患者买的也是200块,这里面怎么会有获利这个概念呢?

华西都市报:有媒体报道印度给你提供的药是免费的?

陆勇:当时新一代的药出来了,给我试吃,吃着效果很好,就给我免费了。这是馈赠,不是利益,馈赠跟利益法律上是两回事。

华西都市报:你怎么看待“获利”传言?

陆勇:我不需要做任何回应,我只需要做我认为值得有价值的事情就好了,以前也有很多病友误解我,事件出来以后很清楚,我是怎样的为人,大家都明白。我做的都是心安理得的,能帮到人家的事情就行了。

“十瓶以下没问题”

华西都市报:其他人买仿制药会不会有问题?

陆勇:个人出资的话就没问题,法律上是没问题的。国家早就有司法解释了,个人出资购买少量没有危害性的,都是合法的,没有任何问题。量很大的话就有问题了,一般以十瓶为准,我前不久刚咨询过有关部门。

华西都市报:正版格列卫费用贵的问题怎么解决?

陆勇:进入医保啊,不就能吃得起了么。进入医保的话,大部分人都能吃得起了。不进入医保可能只有20%的人吃得起,进入医保后,可能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能吃得起,总体会好很多。

华西都市报:你以后还会帮助病友吗?

陆勇:这个肯定的,这是我的性格原因,出了这个事情,我也会继续帮助他们。

(编辑:lvqiang)

五 : 印度版“抗癌药”代购难禁

从印度购买易瑞沙,每个月的价格是1800元供图/东方IC
近日,国家食药总局发文再次明确,抗癌药均为处方药,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我国境内互联网也禁止销售处方药。并提示消费者,不要通过网络购买海外代购抗癌药,以免上当受骗,威胁生命健康。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受到药监部门的“严打”,但此类药品的海外代购仍难以禁止,特别是平价的“印度版”抗癌药更是代购热点。

事件

官方通报称海外代购抗癌药均为假药

日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通报称,一些商家在互联网上宣称通过海外代购向国内低价销售印度版“易瑞沙”等抗癌药。这类药品在外包装上没有标识进口药品注册证号,其外包装、标签、说明书上均无中文标识,且销售价格仅为合法“易瑞沙”的十分之一。

经查,这类药品未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批准,多为不法分子仿冒国外知名药品在国内黑窝点生产,或通过国外个人购买来源不明的药品邮寄回国销售,均为假药。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提醒消费者,不要盲目购买使用这类药品,以免上当受骗,威胁生命健康。

实情

海外代购抗癌药99.9%都非原厂药

2013年全球最畅销的20种抗肿瘤药物中,靶向抗肿瘤药物占据了11个席位,包括5个单抗和6个小分子靶向药物。2013年全球最畅销抗肿瘤药物TOP20中的靶向药物市场销售规模合计326.78亿美元,占到抗肿瘤药物TOP20的64.45%。

所谓海外代购抗癌药品,99.9%都并非是境外正规渠道购买的原厂药。因为,发达国家的药品都有严格的监管措施,靶向药属于处方药品,并非花钱就能买到。

一位资深医药销售人员介绍说,海外买药一般分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国内的高收入人群,到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就医后,获得处方,可购买国外已上市、在中国境内获准上市的新药,或者是参加一些正在研制药品的实验机会,而这种情况占比不足千分之一。第二种情况,是国内患者通过互联网或其他渠道,购买印度版的抗癌药品,这些药主要是对已获得专利的医药巨头的拳头产品仿冒,然后以低廉的价格销售。有一定有效成分,但没有原厂质量好。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之前也有媒体曝光过,一些不法分子制售完全无有效成分的淀粉药。

现状

大部分病人用不起靶向药物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徐瑞华曾表示,高价妨碍了靶向药物发挥作用,肺癌患者里,适合靶向药物的病人目前有90%用不起靶向药物。

曾有人对某三级专科医院的住院肺癌患者做过经济负担研究,发现研究对象的年人均总费用为15万元。肺癌给患者个人、家庭及社会造成的经济负担是巨大的,其中由直接医疗费用引起的经济负担最重。

晚期癌症患者魏先生的女儿小魏告诉北青报记者,父亲患有肺癌,在三甲医院诊断为肺癌四期,经过在北京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行了血液和组织的基因检测,符合吃靶向药的各项条件。一位肿瘤科专家医生直言不讳地告诉小魏,四期肺癌已无治愈可能,医学只能帮助患者延缓生命。过去一线治疗方案只有化疗,最新的治疗方案加入了易瑞沙、特罗凯等靶向药的治疗,可以有效地增加无疾病进展期的生存时间。

在三甲医院或稍微大点的药店都能买到英国阿斯利康的“易瑞沙”、瑞士罗氏制药的“特罗凯”,以及最新国产上市的“凯美纳”,但是价格着实让小魏吃了一惊。易瑞沙是10年前上市的药品,每盒10片装售价5000元;特罗凯是七八年前在国内获准上市销售的,每盒7片装售价4500元;国产新上市的“凯美纳”21片装,售价2750元,每日需吃3片。折合每日所需费用,分别是500元/天、650元/天、392元/天;一个月所需药费约为1.5万元、1.8-1.9万元、1.1-1.2万元。“这相当于每日吃2克金子啊,但是为了活着,必须吃”。

代购

药贩两小时把药送到家

“吃药才能延长生命,钱也不得不考虑,海外代购印度版药品是无奈的选择”,小魏说,经过一年的看病、吃药、住院等,家里经济状况捉襟见肘。为看病辗转了几家医院后,她发现,不少癌症患者家属通过不同的渠道在偷偷买印度版的药品。“从其他患者家属那里听说,有个药贩子可以从印度购买易瑞沙,每个月的价格是1800元,每日只需60元。”

今年6月,小魏一家商量铤而走险“试一把”,拨通药贩子电话,2个小时后就有人骑电动自行车把药送到家里,“先吃着,至少还有希望”。

某三甲医院肿瘤内科一位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类似小魏家的情况他见到很多,这些药是否是“真药”无从鉴别,医生只会把实情告诉患者,却无力再进一步干涉。

分析

印度版药品为什么便宜

印度药价格便宜的原因主要就是仿冒发达国家的专利药,不支付专利费、也不需要投入前期的研发费用,人工成本便宜,造价低廉。

印度政府1970年通过的《印度专利法》只提供“工艺专利”。自此,印度仿制药快速增长,直到2005年,印度才恢复了药品专利,但只针对1995年以后发明的新药或经改进后能大幅度提高疗效的药物。一些印度药商依然边生产仿制药,边与欧美厂家进行专利法律战。

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有严格的规定。某外资从事药品销售的业务负责人说,国外药物进入中国主要难在专利和审批方面。一些申请专利得到世界知识产权保护的药物,在保护期内,其他国家和企业是不能够仿制的,而引进新药,必须是专利方药企主动申请。即使专利方药企主动申请进入中国,也需要向中国药监部门和价格部门递交各种材料,以获得药品批号。其中包括以中国人为样本的临床试验数据,完成临床数据,获得批号,至少需要两到三年。

对策

低收入者可获慈善赠药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宣武医院肺癌中心主任、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特约监督员支修益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国家食药局《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禁止海淘药品的背景很了解,也支持这么做。”

支修益告诉北青报记者,他接触的患者中也有通过个别医院的医生介绍购买印度版靶向药的,这种情况的风险是买到成分只有淀粉的“假药”,就把患者坑了;有些确实是印度厂家生产的仿冒药,卖药者的良心上虽然好过一些,但是代购药是否有效,未经过中国药监部门的审查,也存在极大风险。

支修益告诉北青报记者,“靶向药物”已经上市的、正在审批待上市的,确实给晚期的非小细胞癌患者带来了生机,可以让有基因突变的、能够从靶向药里获益的临床晚期肺癌患者能够有尊严地接受治疗、有质量地生活。目前,在基因检测指导下的肺癌的个体化治疗,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也已经写入我们国家的、北京的肺癌临床诊疗规范中。

要想用靶向药物,第一,要在医生指导下用;第二,要检测基因。针对低收入患者,中华慈善总会、中华癌症基金会、中国药促会都有慈善赠药项目,4-6个月后,即可获得慈善赠药,终身服用免费。这些措施能确保这些药的来源,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相当一部分家庭的困难。

本版文/本报记者蔺丽爽

相关文章
  • 移民加拿大多少钱
  • qq日志伤感写给自己
  • 怀孕能吃火龙果吗
  • 广东省劳动监察条例
  • 本田雅阁4s店
  • left join
  • 苹果手机软件
  • 中国游戏产业年会
  • 麻辣鸭头做法
  • 辣有道五味锅好吃吗
  • 苏宁电器老板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