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淮滨新闻网 > 正文>>

没有见过的故乡

http://www.hb0376.com/ 时间:2018-05-16 淮滨新闻网

一 : 再过故乡

谢年华

少时离家流浪

魂牵梦绕故乡

回家时——

镇子穿上加加

旧识生发新芽(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街头阔宅凄凉

小巷曲径通畅

且打住——

那宅再不姓姜

巷浅头撞南墙

几许失落怀想

喜捉儿时伴郎

一打听——

耕叔坟茔草长

墩子远走他乡

听得青姐唤郎

笑过又去匆忙

忆当年——

她穿嫁时衣裳

惹我百般惆怅

坡间青松成行

树梢斑鸠双双

往下看——

不见花花衣裳

青色光头寡汉

溪水依旧潺潺

孤柳长发飘扬

只是啊——

顾盼鬓霜背驼

流水无心回眸

烟囱多时孤寂

幸有白云不弃

可我呢——

爹娘沉睡地下

痛失唠叨牵挂

兴致索然离家

行囊无人摩挲

猛回头——

伯仔拄杖遥话

有空记得回家

二 : 故乡的过客

过了小年,除夕越来越近了,在外打工求学工作的人们,无论多远,都会选择回到故乡,消磨积蓄已久的乡愁,即使是在家待短短的几天,更多的时间都在路上度过,也在所不辞。越鸟巢南枝,池鱼思故渊,这种乡愁情结是中国的情感特色。

我虽然住在县城里,离老家并不遥远,只有近百里的路程,却回去的很少。身体并不好的母亲在父亲离世后就随我离开了老家,住在县城里,照顾她的孙儿,照顾我们的生活,与我们相依为命。老家于我而言,只有那座养育了我的童年的荒弃的院子,日渐破旧的房子,我总是禁不住想念它,回来看看它,才能安稳地入睡。母亲也是这样。刚来城里住的时候,总是失眠,尤其在风雨交加的夜,更是魂不守舍,第二天天刚亮就打电话央求二叔去看一看老房子有没有漏雨。

其实老家最令我魂牵梦绕的应该是奶奶。奶奶今年八十二岁了,孤单伶仃地住在老宅子里,离二叔的新房有一段长长的斜坡。如果地里的活忙了,二叔二婶好几天都不能去看她一眼。而奶奶的身体虽然硬朗,却时常有些不适,每次降温的流感她都躲不过去,最近一只眼睛又看不清楚了。

我常常用“工作忙”安慰自己,也把它当做应对奶奶每一次埋怨我又很长时间不回家的挡箭牌。久了,就习惯了;习惯了,就心安理得了,并不认真设身处地地体谅奶奶的感受。

今年小年,母亲、我和我的儿子中午的时候才到家,奶奶早就蒸好了苹果,煮好了红薯等着我。一进屋,我就被满屋子里的香甜味勾起了馋虫,坐下,来不及说几句话,就狼吞虎咽一番。奶奶先笑眯眯地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和我的儿子,好像幸福来得太突然,她总不知如何表达,旋即又站起来,东找找,西翻翻,找出她珍藏的美味佳肴要她的孙子和重孙子吃。

儿子也很喜欢奶奶,用手机给她一遍遍地拍照片,和她说一些小孩子生活里天真的话。(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吃了午饭,我和二叔去劈柴,自来水管冻住了,我还挑了一担水。老家冬天的黄昏,蔚蓝的中天,四角的天空枕在连绵的丘陵上,有些红晕像是冻红的小孩子的脸。不知是小孩子少了,还是都躲在家里看电视了,村子里很安静,也很少看到长辈邻居进进出出,全不像我记忆里的黄昏。

那时候,无论春夏秋冬,我们小孩子总欢快地做游戏,跑着笑着闹着,到处是我们嬉闹的声音。有一刹那,我在心底有些动摇:这还是我思念的老家吗?

夜里,吃了晚饭后,我和二儿子出了门逛一逛。山上的风不大,却很冷,儿子不得不戴上了帽子。天上繁星点点,亮的,清晰可数;远的,也隐隐约约。我站在儿时玩耍的打麦场边向四周的灯光看去,灯很稀,也不像记忆里的明亮,而且没有鞭炮声,没有小孩子跑闹的声音,甚至没有狗的叫声。安静得让人觉得失望,连儿子也颇觉得有些无聊。

我和儿子便早早地在二叔家弟弟的床上睡觉。我们爷俩很不习惯地打着寒颤,呵着寒气,在被窝里紧紧地抱着,好久才暖过来。空心砖垒起的平房太冷,完全不像盖着红瓦的石墙老房子暖和。这么冷的夜晚也完全超出了我对故乡冬夜寒冷的记忆,那时候,只觉得寒风扑倒在窗棂上,塑料纸哗啦啦地响着,寒气被挡在屋子外面,心里总是惬意的。间或听到远近的传来几阵狗的叫声,在山里回荡着,令人好奇。只要和父亲母亲睡在一张床上,屋子里总是暖和的,舒适的。

这夜,我比往常更早地睡着了。

早晨五点钟的时候,我却早早地从忐忐忑忑的梦里醒来,再也睡不着。我穿上衣服,去院子里一站就是半天。风冷冷的,我打着寒战。一轮下弦月皎皎地正到中天,星星少了许多,却颗颗明亮。四周的丘陵安安静静,苍苍的松柏像石头一样镶嵌在山顶,并没有咻咻的风过松鸣。我站在老家的土地上,此刻只觉得安静得有些孤独,甚至在我曾经熟悉热爱的山岭小溪面前,我觉得有些陌生,自己也有些多余。这样想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尴尬。这种感觉是三十六年来第一次的感受,陌生而强烈,无法令我坦然面对,瞬间即可治愈。

妻子还没有放假,而且即使放了假,也不会回老家过年,因为住惯了暖气的楼房,那份娇气实在是抵御不了乡村里的寒风,而且爱风度的女人谁会穿穿棉裤。奶奶从不在这件事上埋怨我,她总怕冻着孙媳妇。也曾经央求我们回来和她一起过年,不待我们拒绝,她就尴尬地笑笑,自我解嘲也为我们找到了理由:回来太冷,孙子媳妇不习惯。

所以,注定了我要很快就得离开老家。

第二天吃了早饭,我去给爷爷和父亲上坟。路上碰到多年不见或一年也就见到一次的几位长辈,简简单单地打招呼,脸上都挂着浅浅的笑,并不会深入长久地交谈什么,就擦肩而过。

我在父亲坟前轻轻地说着一些话,像是自言自语,只在就要动情的时候打住,并不絮絮叨叨地说下去,然后斟酒,点烟,焚烧纸钱,一切按部就班。并不像父亲刚刚离开的那几年,那么悲伤,那么无法自拔。

这次离开理由很简单,就是工作上的事没有忙完,而且还要和朋友一起聚聚。这些虽然都是真的,我还是觉得有些心虚,不敢看奶奶红红湿润的眼睛。奶奶像是埋怨又像是自言自语地叹息着:盼着你们回来,回来待不长又急火火地走。

奶奶总是在我们回家前一晚高兴地睡不着,在我们离开的当晚难过地失眠。而我们能陪在她身边就是最好的解药。可是,我注定当不了解药。

我们怕耽误了时间赶不上班车,急匆匆地和奶奶告别,往山下的汽车站奔去。奶奶拄着拐杖追出来,她的嗓音很低,说的话都被山风吹乱,零零碎碎的,像秋天的落叶,散向角角落落,听不真切。我们只有回头摆手,喊她回去,害怕她冻着。幸好不久弟弟扶着奶奶回屋了。我们就专心快步向车站赶。

客车上高高兴兴地下来一些人,领着大包小包,鼓鼓囊囊的,在家人的迎接中向家赶去。我看着有些羡慕,我常常酸酸地想,如果父亲健在,我也应该是这样的高兴吧。总之,不知道是故乡变了,还是我变了,我再也回不到过去的老家。

匆匆地回来,又匆匆地离开,回来像是奔命,离开像是逃跑,老家于我而言像是一个沾满了浓浓乡愁的符号,而我则更像是一个过客。有时候我就想,奶奶现在还在,若她百年之后,老家于我而言又会是什么呢?我只能回来的更少,那时候就真的成了过客了吧。

2016-2-2

三 : 你怎么会没有故乡

夜晚千方百计躲过白天

就为了让我有所期待

我不能不这么想

这些重温与获得是否太过于美好

我担心没有痛苦可以反省

常识性的东西(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无法补偿性格上的缺陷

/

神奇的天籁

我不止一次地暗示过你

我异想天开的灵感

都在树洞和吃饭的头脑里获得的

这不是危言耸听,我相信你不会介意我

分享你令人费解的存在

/

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在你后面追上你

我们是不是可以心平静气地谈谈

这并非天方夜谭

也并非就是强迫你

聆听我们难以置信的交流

/

到那时我会告诉你

我会如何准备妥当,然后沿着

那条河谷找到岩床和冰川的断层

我会谨慎地触摸那些古老的

阶段性的荒凉,并且爱上那片

非常有想象的空间世界

/

我还会告诉你

那些令人动荡不安的遭遇

并不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从没委屈过它们,也没有妄加干涉

我曾经用幼小的童真

点亮过每一个角落,让苦难也光彩照人

/

远方的人呦!

别再说无家可归了

那不是你的本意

那只是一个关于死寂的词语

让你误入歧途

再多的歌声也不会把你带回故乡

/

许多年后

这里仍然没有山不比山高的山

也没有水不比水长的水

而微笑和眼泪、喧嚣和静谧

早已进化成每一个朝朝暮暮

如果你也这样想

正确的判断就如同故乡一样

无所不在

四 : 你怎么会没有故乡

夜晚千方百计躲过白天

就为了让我有所期待

我不能不这么想

这些重温与获得是否太过于美好

我担心没有痛苦可以反省

常识性的东西(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无法补偿性格上的缺陷

/

神奇的天籁

我不止一次地暗示过你

我异想天开的灵感

都在树洞和吃饭的头脑里获得的

这不是危言耸听,我相信你不会介意我

分享你令人费解的存在

/

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在你后面追上你

我们是不是可以心平静气地谈谈

这并非天方夜谭

也并非就是强迫你

聆听我们难以置信的交流

/

到那时我会告诉你

我会如何准备妥当,然后沿着

那条河谷找到岩床和冰川的断层

我会谨慎地触摸那些古老的

阶段性的荒凉,并且爱上那片

非常有想象的空间世界

/

我还会告诉你

那些令人动荡不安的遭遇

并不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从没委屈过它们,也没有妄加干涉

我曾经用幼小的童真

点亮过每一个角落,让苦难也光彩照人

/

远方的人呦!

别再说无家可归了

那不是你的本意

那只是一个关于死寂的词语

让你误入歧途

再多的歌声也不会把你带回故乡

/许多年后

这里仍然没有山不比山高的山

也没有水不比水长的水

而微笑和眼泪、喧嚣和静谧

早已进化成每一个朝朝暮暮

如果你也这样想

正确的判断就如同故乡一样

无所不在


相关文章
  • 百度李彦宏
  • 中秋有感
  • 飞蛾扑火
  • 猜灯谜打一字
  • 福建偷渡
  • 生活原来可以这样过
  • 个人民间借贷合同范本
  • 东风悦达起亚k5
  • 怎么开始忘了我
  • 别克凯越1.6
  • 路由器硬件维修
  • 恋人之间的甜言蜜语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