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淮滨新闻网 > 正文>>

虐殇秋

http://www.hb0376.com/ 时间:2018-05-16 淮滨新闻网

一 : 殇秋

秋叶,在无数次依依不舍的期盼中,凝眸倾泻心中的挂牵。最后却不得不怆然离开枝头,去赴一场生死之约。秋雨淅淅沥沥,将心中满满的情意化为对万物的悲悯,竭力驱散尘世间的点点阴霾。

在这幽幽的夜晚,心穿越

时光的洪流,去寻找被时间清洗过的记忆,哪儿有我昔日梦中的百合花。陷入梦魇的我依稀看见一个人蜷缩在悲伤的角落,脸上满是倔强的神色。

梦境中的呓语,化为一缕哀思,在这风雨飘摇、漆黑如墨的夜里萦绕。思念微漾,氤氲的疼痛,隔着红尘的渡口,将一颗疲惫的心放逐在寂寞的边缘踽踽独行。风温柔的缠绕在身旁,伸出手想要握住它,打开时却发现满手都是空。

人生如戏缘何浅,旧梦如浮自相误。那些逝于流年里的往事,早已在亘古的荒漠中渐渐凋零。心慢慢趋于平静,明白了生命中曾经的暗香浮动,不过是人生旅途上的一道绝美风景。

一切的爱恨情愁,经过时间静静的沉淀,最终完成了凤凰涅槃的传奇。从此,宠辱不惊,那心底坚韧的创伤亦化为一朵美好的罂粟花。(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在这深秋的季节,一切的颜色都是 那么的厚重。没有了树叶陪伴的枝条带着几分萧瑟,丰硕

的果实,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或者我也应该离去,可我真的舍不得让你如此孤单。

伴随忧伤的音乐我伫足在你的梦里,频频回首,只为了再看你一眼,只一眼呵!那烙印在记忆里的眸光,带着永生的牵念,从此挥之不去,跌跌撞撞,染一路风尘。

一阵微风悄悄拾起岁月的书签,默默记录下那些曾经的童话。伸手想要握住那些在风中许下的承诺,才发现手中空空然一片冰冷。

轻轻触摸指尖溢出的 ,吞吐间开放成无数忧郁的花朵。我努力地想要甩掉它的缠绕,可是它却牢固地驻扎在心底深处,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伤感

不知道今夜的风雨有何不同,只是我知道我又输了,输给了自己心底那份不舍的羁绊。既然不舍,那么就让我坚守这份美丽的心疼吧,让它在这秋季的风雨中独自飘摇。

灵魂间的邂逅就如一剂致命的毒药,它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让人病入膏肓。我知道这就是 的宿命,带着五味陈杂滋味的踯躅,不言不语中,用沉默代替回望的守候。

爱情

我带着自己的骄傲,潜入光阴轮回的栈道,抛开哀伤的思念,隐去痴情的浅薄为你守候。

轻轻诵读着经文,那遍地的忧伤,随着法轮的转动,所有的殇逝涅磐在一行行断裂的文字里……

二 : 秋殇

空气微冷,成为某种莫名的前奏;一季秋凉,隐匿了黑白的忧伤。

一场如期而至的雨冲涮着天空的记忆,伤城继续涂抹着灰色,淋湿的心阻断了所有回忆的来路。

穿行在破碎的文字,用音乐清洗关于你的伤口,在夜的中央我已流离失所。

秋的深处,残花已尽,是命运的主宰还是宿命的安排,祭奠又一次的轮回。防备着痛的突袭,阴霾在夜潜滋暗长。在耳机的世界,作心灵的囚徒,只是无法的救赎。

专属成为了陌路,时间在你的微笑中搁浅。

曾经是场无法回放的电影,挥霍着拥有,放纵了自由,缱绻的身体闭上眼,你已在他的左肩。(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温习秋的冰冷,廉价的眼泪勾勒幸福的伊甸园,45度的仰望被冻结在零度地平线。

你的伪装是我给的伤,从此一个左,一个右没有了交点,只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怀念。

在爱与不爱的罅隙再也缝合不起任何留恋,残存的余温引渡最后资格的思念,安静的角落与夜分享寂寞,等待着黎明的换日线。

三 : 殇秋

又是一年的秋,曾记得在那一个不太寒冷秋季我认识了你,你是那种安静的不能再安静的女生,即使高一上学期已经过半,我对你的印象却还是是那么的模糊。直到一次偶然,那一次偶然我把你的脸庞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直到很久很久……然而很不巧的是我也是一个安静的人,我一直就那么默默的坐在你的后两排,默默的关注着你。以至于同桌都夸赞我越来越热爱学习了,然而他却不知道那时前方的你才是我最美的风景。

那一年懵懂的我们,或许是上天喜欢和我开玩笑吧,一个歪打正着巧合,把我那一份深藏的喜欢暴露无遗。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年的我是否努力去追寻你,只知道你存在我的脑海里数年之久,我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方法去了解你的一切,我用心去倾听关于你的点点滴滴,那时的我只想走进你的世界。最后我将自己的网名改为了“圊城岁月”当时的我只是觉得“圊”字结构很美,你的名字中有一个青字,而我就只是想好好的将这个字留在我为你建造的城堡中。直到某一天,闲来无事的我翻着字典,无意中在字典里看到了这个“圊”字,圊在字典中的解释为猪圈。原来不是我为你建造了城堡,而是我为自己建造了爱的监狱,当时的我当时觉得上天是该如此的眷恋我,总是和我开着幽默而无情的玩笑。

岁月就这样匆匆而过,一场考试后,一群人就散了,我曾无数次幻想去到有你的城市,即使你我不在一个学校,即使你我一个城北一个城南,一个城东一个城西,我愿意在每个周末骑着自行车飞快的穿过一座城市,只为看到许久之前我印在脑海里的那张脸。然而现实总是喜欢打破一切美好的想象,最后你留下来了,我走了,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遇到了一群陌生的人,一切都是陌生的,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寻找着像你的女孩,我觉得你这样的女孩肯定喜欢图书馆这样安静的地方,我去了图书馆,然而我失望了,这里没有你的影子,我去了空荡荡的教室,一个人走进了空无一人的食堂,一个人漫步在空阔的操场……我找不到你的影子,我找不到一个像你的女孩,我落寞的走在路上,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发现一个和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

秋天终将会这样远去的,倚在季节的末端,我轻轻地挥手,心事在季节的辗转中逐渐沉寂,有许多东西都将走远!

四 : 秋殇

秋 殇

云之南

凋零的叶子在秋风中盘旋,

好像有些恋恋不舍。

又似乎在寻找回家的路,

总之是它不愿离去。(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那盘旋的红叶很美,

有时看它像是飞翔的小鸟,

有时看它像是迷失了方向的小船。

风中的它呀,

在找啊找--- ---

在寻找那回家的路。

河水默默无语,

大雁在鸣叫中离去。

没有谁会告诉它,

哪里是回家的路。

无奈的叶子啊只好随风而去,

凋零在荒野、河谷之中。

五 : 秋殇(2)

立秋了天气渐渐凉了,枫叶落了一地,铺满了羊肠小径,小七今天穿了一件纯白的卫衣,下面穿了一条牛仔裤,独自坐在椅子上看书,阵风吹过,树叶簌簌的落下。像一幅画,恬静而又唯美。看到温晚呆立在原地看这她,小七局促的站起来,双手无意识的绞在一起。

“那个,小七,我妈说今天中午叫上夏伯伯一起出去吃顿饭。给你们接风洗尘。”温晚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不敢直视小七

“恩”两人默默地站在枫叶中间,一时间都有些尴尬。“看书吧”小七说。“啊,哦好”温晚手忙脚乱的拿出书来。气氛好像有些微妙,温晚哪里看得进去呢,他的心思完全在小七身上。现在挨得这么近。温晚的心扑通扑通的跳。我这是喜欢小七么?看到她我就会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 ,如果我喜欢他,那他喜欢我吗?温晚朦朦胧胧的想着。

-----------------------------------------------------------

青春期这个奇妙的阶段,两人的感情都无意识的萌动着。也许还是青涩的,但是这是最美的回忆。

--------------木槿(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小七啊,你们回来了这么久咋不和我说一声呢,我和你李阿姨也好给你们接风洗尘。”温晚爸爸满脸笑容的看着小七说。

不知道为什么,温晚总感觉从他爸爸脸上看到的只有虚伪。让他心里感觉很不舒服。“爸,小七刚回来,这不和你说了么”

“叔叔,我们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和你们说,我爸说今天有点事就不来吃饭了,我先回家了”小七很勉强的笑了笑说道。

“诶,小七啊,你来我们家连饭都不吃就走,太不给阿姨面子了吧,做了这么多菜,吃完饭再走吧”温晚妈妈听说小七要走,赶紧从厨房里走出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笑着说。温晚也一脸期待的看着小七。

小七略微有些犹豫,她想了一会儿说“那好吧,谢谢叔叔阿姨”

饭桌上,小七显得有些拘束。倒是温晚爸满脸笑意口若悬河的说一些他和夏伯伯之前的事。“小七啊,你爸他现在还好吧?”温晚爸爸在扯了很多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挺好的,叔叔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小七微微的一愣,眼睛流露出些许锋芒,反问道。温晚心不在焉的扒着饭,没有看到反常的小七。

“没事就好,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温晚爸爸灿灿的笑了两声。终结了这个话题。

但气氛却古怪起来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小七吃完饭就匆匆的走了。温晚连和她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站在夕阳的余晖里,望着远处的身影发呆。夕阳给一切镀上金边,光线无限的柔和,即使在秋天,依然是这么让人迷醉。

周一,语文课上。温晚认真地听着课,偶尔余光撇过小七,心底泛起幸福的小泡泡,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温晚!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发什么呆呢!”班主任扶了扶镜框看着他说道。全班一片寂静,大家都想着看好戏“文木老人”小七小声的提醒着他。温晚听到她的提醒连想都没想的大喊了一句“坟墓老人!”

寂静三秒,哄堂大笑。班主任瞪大了眼睛 “坟墓老人!如果吴敬梓知道了就被你小子气活了吧!”班主任没好气的说。班里又是一阵笑声,温晚无所谓的耸耸肩。“坐!”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剐了他一眼。

温晚看了看小七,看到她也在笑,没由得从心底泛起了愉悦。

“小七,我们去接水吧!你都快成书呆子了,走吧走吧!”课间时间,夏颖笑着来挽起了小七胳膊。“好”小七微微一笑,拿起了水杯和夏颖走了出去。温晚独自坐在这里,看着小七的东西出神。“啧啧啧,这么快就陷进去了,老大,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你看上人家了是吧,咋不和兄弟说声呢。让我们也好高兴高兴啊。”瘦猴挤眉弄眼的坏笑道。温晚没理他,拿出英语书背起了单词。

转眼小七也来这里一周多了,她可没像温晚一样,来了之后就外向起来了,小七很快有了自己的闺蜜,夏颖是其中一位。小七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加入了文学社,其实这也是件好事,但对于温晚来说可就不是这样了。

温晚和小七的事有了大进展是在两周后了,但是,却是不好的进展。那天中午放学后,小七正在收拾书包,班里传来一阵起哄声,原来是李雨泽来找小七了。班里的好事者立刻传开了。传到正在打篮球温晚那里,他怒火中烧,扔下球就往教室跑。

“小七,我可以和你单独聊会儿吗?”李雨泽看着小七温润好听的声音传来。

李雨泽何许人也?原来是学校文学社的社长,虽然不伟岸但给人一种坚定的味道。虽然不英俊但也是一表人才吧,弹得一手好钢琴,在学校是不少女生的“梦中情人”

小七看了看旁边的座位,温晚还没回来,她咬了咬嘴唇“社长,有什么事吗?”

李雨泽看到她的动作,眼里有些阴狠,但很快就恢复了不急不慢地说“没什么事,只是想和你聊聊”

“哦~”班里传来意味深长的声音,有几个女生甚至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嫉恨,从眼睛里熊熊的燃烧死死的盯着小七。

“好,社长,我先收拾一下东西”小七无可奈何的收拾起书来。

中午的校园有些喧闹,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三三两两的学生抱着书走过。偶尔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小七很不适应“社长,有什么事就快说吧”小七鼓起勇气对李雨泽说道。

“好,小七,我喜欢你。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一见钟情,后来,你加入了我的文学社,有很多次我都故意在社里加班,就是为了能多看看你,相处下来感觉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你是怎么想的?”李雨泽看着小七,有些犹豫的手放在小七肩上缓缓的说。

“啊?社长,你。”小七有些被吓到了,往旁边躲去。

就在这时温晚扑过来,眼睛毫不掩饰的锐利,温晚跑到教室听同学说他俩已经出去了。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心,他是喜欢小七的,在看到这一幕,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给老子滚,她是你能动的么,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温晚一拳向李雨泽打去。两人厮打在一起。

“你们, 你们别打了”小七焦急的说。她只能在旁边干瞪眼,无奈的劝说着。

随后老师赶来把他们分开,等事情都处理完已经到下午第二节课了,小七和温晚坐在亭子里。

“小七,我喜欢你,今天听说李雨泽去找你我真的很紧张。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内心。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不能再忍耐了,如果像李雨泽这样的人还来找你,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会不会疯掉。”温晚有些结巴的说完。

小七眼里有些惊喜,随后又落寞下去、沉默许久,说“我,温晚,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温晚在这一刻感觉世界都塌掉了,“为什么!那么,你喜欢李雨泽?我知道了,我。”温晚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喃喃的问道。

“不是的,我不喜欢社长,只是..唉,以后你会明白的”小七有些焦急的说,欲言又止。

温晚没有继续听下去,他如游魂般听完了下午的课。目光无神,老师

叫了几次,也没什么反应,小七有些担忧的看了他几次,无奈的背过身去。


相关文章
  • 孕妇能喝矿物质水吗
  • 标准俯卧撑
  • 瓦屋山国家森林公园
  • 奢侈品电子商务
  • photoshop特效字教程
  • you re beautiful
  • 武则天死后谁当的皇帝
  • 崔振赫
  • 周杰伦青蜂侠
  • 雕像里的秘密
  • 描写人的好句
  • 寒假日记大全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