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淮滨新闻网 > 正文>>

想买支钢笔

http://www.hb0376.com/ 时间:2018-05-16 淮滨新闻网

一 : 一支钢笔念师恩

一支钢笔念师恩

夏延民

小学毕业后,我们全家就搬离了老家。而故乡那个平原小村庄里,唯一让我忘怀不了的,除了年少的伙伴,就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宋老师。告别的时候,老师送我了一支钢笔,那是一支磨的已经看不清原来花纹的钢笔。浅灰色的笔身,银色的笔帽。那支钢笔是我所熟悉的,宋老师经常用他来给我们批改作业。拿着那支笔,我强忍的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老师说:“以后有出息了想着回来看看老师。”

来到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农村孩子融进城市生活总是很难,落寞孤独的日子里,我总是忍不住偷偷的想起老家的小学,想起疼我们爱我们的宋老师。

再一次见到宋老师已经是军校毕业以后,98年10月毕业回部队报到有了一段空闲时光,回老家去看大娘。远远的在村头的土路上,看到一个老头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后面驮着一个大大的口袋。弟弟开车近了的时候,我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宋老师?”我喊了一声。弟弟刹车,我赶紧下车迎了过去。宋老师急忙停下车子,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的温暖是那样熟悉。“孩子,刚回来?”宋老师笑着问我。弟弟也下车赶紧过去帮着宋老师扶着车子。宋老师有些累,满头的汗水,我问老师:“这是干什么去了,老师?”“去东村驮了些苹果,便宜。”弟弟不由老师拒绝就把苹果搬到了车上,说:“老师我给你送回家。”老师连说不用,还是没有拗过我们。我接过宋老师的自行车,一块往村内走。

宋老师并不是公办教师,是民办公助,一直没有落实编制问题。就在村里这样不灰不白的教了几十年书,送走了我们一批又一批的农村孩子。年龄大了,后来赶上转正,又因为没有文凭错过了。在宋老师家,师母说起这话的时候,掉下了眼泪,我的心情也像压了一块铅。师母拿出我给老师写的信说:“这些年他就是记挂着你们,可并校撤点以后,你们老师连个上课教书的地方也没有了。”(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离开老师的家,我的心情变得很差。弟弟劝我说:“哥,这个社会从来没有过你想的那些公平。”我抬起头看着弟弟说:“至少在精神世界里,宋老师获得了公平。”

转眼又是十几年过去了,偶尔与宋老师通电话,他总是爽朗的大笑。可这笑声总是让我开心不起来。这些年,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想起老师给我的那支钢笔,想起由那支钢笔写出的文字,变成了我们的知识,可老师呢?一辈子教书,老了却一无所有。

“ 理想之树长青”。每当看到这句话,都会想到小学毕业时,在告别班会上宋老师用潇洒的笔触,在黑板上写出这些文字时的意气风发。这种精神一直激励着我,不惧困难,勇往直前。

“ 即使生活抛弃了你,即使人生少你一份公平公正,至少你还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笔。”那是再次遇到宋老师时,他写给我的寄语。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终于感受到了老师胸怀的广度,也感觉到了老师对于学生永远爱的温度。而我无数次在面对人生低谷和困难的时候,总是会这样对自己说:即使生活抛弃了你……

二 : 一 支 钢 笔

文/郑能新

那是一支非常精美、非常漂亮的钢笔,紫里透红的笔杆泛着幽幽的光泽。白中带青的笔帽,排列着道道直纹。支书儿子拿出它的时侯,全班同学的眼睛都直了。在那个只用得起铅笔或廉价元珠笔的年代,能拥有这么一支钢笔,简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

支书儿子高傲得像个王子,在全班同学一片啧啧之声中,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地走进走出。上课时,还有许多同学把羡慕的目光投向他。

我很早就想拥有这样一支钢笔,但我知道我的家境将会无限延长我的梦想。因此,我总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支书儿子的那支钢笔。后来支书儿子用腻了,还经常借给我用一用,我用这支钢笔的时侯,做起作业来得心应手,写起作文来行云流水。它,比我那支自制的小水竹杆里塞一支笔芯的元珠笔好使多了。用着它,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遐思……

可是有一天,支书儿子的那支钢笔不见了。这在我们班上掀起了轩然大波。班主任在课堂上连续重复了两天说:谁拿了钢笔,赶快交出来,如果怕人知道,趁没人时偷偷放到支书儿子的书包里或老师的讲台上,不然查出来就要出他的洋相。两天过去了,钢笔依旧没有下落。班主任就把我们召集到操场上,排成长队,说校长马上就要来逐个辩认,谁的脸红了,就是谁偷了钢笔。校长迈着威严的步子走过来,班主任也尾随其后,从头到尾,一个个地盯着同学们的脸看。一个过去了,又一个过去了。校长和班主任的脚步越来越近,我忽地感到心中一阵慌乱,原来强行压制不让自己脸红的意念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想到我曾有过对这支笔的占有欲,也想到我是班上借用这支笔最多的同学之一,我的脸开始发烧起来,继而,连耳根也红了。校长和班主任在我面前停了足足有一分钟时间,我顿时感到自己已无地自容,仿佛真的成了一个人人唾骂的贼子,我不知道以后的时间是怎么过去的,只知道放学时,班主任喊住了我:‘你下午把笔带来’。我说:“我没拿。”班主任说:“但是全班就你一个人红了脸。”我无言以对,那一刻,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回到家,我不敢向善良的父母道出真情,生怕伤害了他们那正直的心灵,父母对我宠爱有加,一直教我做人的道理,如果他们知道儿子在学校被当作贼子,他们那张老脸将往何处放呢?两天后,父亲还是从别的同学那里听到了这件事。父亲默不作声,父亲走向猪栏,他抓起了我家刚刚饲养了两个多月的唯一的一头仔猪走了出去。父亲回家的时侯,手中多了二十多元钱,父亲对我说:“我知道你没拿,但别人却不相信。赔给他,受点委屈多份教训。”父亲说得斩钉截铁。就这样,我拿了五元钱,到文具店买了一支相同的钢笔交到了老师手上。

第三天上课的时候,班主任面对全班同学声称,支书儿子的钢笔已经找到,并说是我在操场上拾到的。全班同学把目光转向我一齐笑了起来。还有同学说,怕是在人家书包里拾到的吧。(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当班主任把我买的那支钢笔交给支书儿子的时侯,支书儿子却说:“我的钢笔没有掉,是我爸外出开会时带走了,他到县里开了四天会,昨晚回来,我才知道这事。”

那一刻,全班都静了,教室里就是落下一根针也可以听见回声。好久,班主任才低沉着嗓子说:“在这里,我向国宗同学道个歉,是我逼着他赔出这支钢笔的。”说完,班主任郑重地把那支钢笔交到了我的手上。

但是,从那以后,我再见到这样一支曾使我倾心的钢笔就心惊胆颤,而且一遇到有人要看人脸色的时侯,我的脸就不自觉地绯红起来。

作者简介:郑能新,笔名海滨,湖北英山人,1963年6月出生,大学学历。曾任英山县文化馆馆长、黄冈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现为黄冈市文联副主席,黄冈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黄冈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副研究员。已发表、出版文学作品150余万字,出版有小说集《遥远的乡村》、散文集《心旅》、报告文学集《选择艰难》。有40多篇入选《小说选刊》、《读者》、《新华文摘》、《青年博览》、《短篇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国家级选刊、选本。有40多篇获奖。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大、中学生课本,中国小小说作家排行榜榜上有名。有作品被录入各大网站,有作品被介绍到海外。十多家报刊杂志聘为专栏作家或特约作家。为湖北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政府专家津贴获得者。2008年获“湖北省十佳文艺青年”称号。

作者单位:湖北省黄冈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黄冈市文联)

地址:黄冈市委大院内邮政编码:电话:0713—

三 : 两支钢笔

16岁的那年,父亲举家搬到了离小镇街道不远的公路边。也是从那时起家里的生活条件才略微发生了些许变化。

在我家新盖的小平房边不远处是早些年村里的大队,后来几经周折落到了一户王姓人家手里,开了家综合商店。卖一些日杂、五金,生意一直很淡。

第一次见到王大婶是娘喊我去商店里买醋的。她亲切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夸着我长得俊俏。后来时间久了,两家来往也多了,自然也熟络了不少。发现了王大婶心地善良,开朗大方,也是喜欢孩子的,却因自己的儿子大学毕业成家落户在北京,数年不见而时常叹息。 正值八月,北方的秋总比南方的秋来得早了一些。虽炎夏早已过去,七月流火,却仍然酷暑难耐。印象特别深刻,仿佛如昨。

那是个周末的午后,我和弟弟在电视机前看《喜气洋洋猪八戒》。窗外的树枝叶子没有一丝摆动,只有外边的知了和风扇叶子飞速转动的声音。前者让人心烦,后者更令人焦躁。没完没了的“知了,知了”尖锐刺耳,而风扇叶子带来的却是阵热哄哄的暖风。好不舒服!父母都到百八十公里外的黄河滩地里,给别人家黄豆地里锄草挣钱去了。

在我和弟弟都热得快受不了时,弟弟提出来把门锁了一起去王大婶家。因为她家里有空调,我们可以去看书。

“大婶,天气实在太热了,我们可以在这里看看书吗?”( 文章阅读网:www.hb0376.com )

“吃过饭了吧?空调开着,你们坐柜台里边看吧,这边凉风太大了。”王大婶正在吃饭,端着碗关切地问候我们。

“嗯,吃过了。我刚才给我和小志煮了面条。”

我们搬了一张长条凳子享受着舒爽的凉意,看着各自的外科书。

调皮的弟弟在柜台里摸摸这个,看看那个。似乎一切对于一个14岁的小男孩都是陌生 的。 忽然从柜台里摸出一只深蓝色的钢笔,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你想要?”我一眼便看出了他的小心思。 “你不想吗?可惜钱不够哦。”

我们俩小声嘀咕着,弟弟一遍遍无奈地摸着钢笔。

“你俩先坐着,我去厨房收拾收拾,来人了叫我啊。”王大婶吃完饭去洗碗了。

忽然灵机一动,反正她这会没在,不如在口袋里藏一支给弟弟吧。想得出神,顺手摸了 一支深蓝色的揣兜里。心里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窃喜。

天擦黑时拉着弟弟回家了。我兴奋地从口袋里变魔法似的拿出钢笔在弟弟眼前晃。谁知他也变戏法似的从裤兜里神气地掏出一模一样的一支跟我嘚瑟。原来我从盒子里拿钢笔的一瞬竟被他看到了,他也模仿我拿了一支。我们高兴地吸满墨水,看到各自的钢笔躺在文具盒里才安心地睡觉去了。

过去了好几天了,这件事竟没有被王大婶发现,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心里又很忐忑、愧疚。

“小小,王大婶说这种钢笔卖得很好,娘给你和小志买了两支。你看喜欢吗?”一天晚上放学后娘拿着两支深蓝色的钢笔递给我。

一瞬间,我就傻眼了。遭了,肯定是被大人发现了。

“对不起,娘。你打我吧,以后再不了,以后再不了。”拉着娘的胳膊,我哭着求饶。弟弟见状立马从我们的文具盒里拿出两支钢笔交给娘,也哭着求娘原谅。

那晚,娘第一次打我和弟弟。她狠心地从门后拿出扫帚,一把一把,重重地抽在我和弟弟的手掌心。句句念叨着我俩不争气,不诚实。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我和弟弟一起到王大婶家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王大婶宽容地原谅了我俩,提醒我们要诚实做人。

多年以后,右手掌心依旧留下了一道当年被捆绑扫帚把的铁丝划破的深深痕迹。每每看到,心里都满是愧疚。后来我明白:再多的金钱和物质也换不来灵魂的安宁,而人类灵魂需要的东西是不需要来购买的。

文/透世文学社 韩娟

四 : 小胖买钢笔

  一天,小胖在写作业时,一不小心钢笔掉到地上,笔头摔断了。怎么办?没有钢笔怎么写作业呢?小胖向妈妈要了十元钱,急急忙忙地下楼去买钢笔。

  小区门口有一家丰百文具店,他经常去买东西。小胖一进门就直奔柜台。

  只见货架上文具品种繁多、琳琅满目。

  “小朋友,你要什么?”一位售货员阿姨走了过来,热情地问。

  “我要买一支钢笔。”小胖说。

  阿姨笑眯眯地问:“你喜欢什么样的钢笔?”

  小胖想了想,说:“我要那种——上面画着动画人物的。”

  “好的,我马上给你拿。”阿姨很快从货架上拿来八九支钢笔,笑眯眯地让小胖自己挑选。这些钢笔上的图案真好看,有哆啦a梦、喜羊羊、兔八哥、小熊维尼……小胖左挑右选,选中了一支——超人的。

  “阿姨,这支钢笔多少钱?”小胖兴冲冲地问。

  “十一块钱。”阿姨说。

  “阿姨,我只带了十块钱,你能不能便宜点卖给我?我现在急着要用钢笔写作业。”小胖着急了,心想:早知道就问妈妈多要些钱了。

  阿姨笑了笑,说:“好吧,就十块吧。”

  付完钱,小胖拿着钢笔高高兴兴地走出文具店,回头看看墙上“满意在丰百”的牌子,心想:售货员阿姨真好!

 

    江苏南京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附属实验小学三年级:胡宇航

五 : 一支钢笔

  我有一支银灰色的钢笔,它是我妈妈给我买的。

  它直直的,粗粗的,就像一根管子一样。它的笔帽比笔身大一点,像肿了一样。在光的照射下,它的银灰色显得亮闪闪的像刚刷过油漆一样。它有一些地方更发亮闪闪的,像一块玻璃,那块地方可以当哈哈镜用,把任何一样东西放在那里照都能看见一个四周突起,中间圆滑的翻版。它上面刻着一只小兔子,那只小兔子闭着嘴,眼神茫然,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好象在请求别人带它出去玩。

  这支钢笔写字特别好用,我用它写了无的作业,当我使用它写字时,它的尖端在纸上快活地滑动,就像一名芭蕾舞者。钢笔写出的字不可擦去,这就让我必须认真地写好每一个字。有时,它写着写着就没水了,我就把它的笔尖放入墨水中,再使劲地抽水,看它那贪婪吸水的样子,像饿虎扑食一样,真是好玩极了。

  当初妈妈刚买回这支钢笔时,我都没怎么注意它,随手放在一边,因为它实在是太普通了。有一次我写作业,写着写着所有的中性笔都没水了,该怎么办呢?这时候我想起了这支钢笔。自从实回来之后,它就一直放在笔筒。没想到我灌满了水,拿起笔开始写时,它是那么好用!

  从这件事我能领悟到很多道理,看外表是不能决定一件物品,一切人物的好坏。要看它内在的力量,不能以貌取人。

 

    四年级:王子杰


相关文章
  • 干锅千叶豆腐图片
  • 安卓智能电视棒价格
  • 夜归人
  • 借钱给邻居遭杀身
  • 房屋买卖合同范本
  • 梦里花开知多少
  • 有缘无份
  • 2014年台风汇总
  • 许你一世柔情
  • 衍纸做蝴蝶的详细教程
  • 元素入侵
  • word文档加入批注

  • ------分隔线----------------------------